什么都不会的渣渣

这里是冥灵!
啥也不会!还经常躺尸白嫖ˊ_>ˋ
最近有很努力的产粮……
雷卡严重过激!
是个全员厨!
会在lof上瞎念叨

【雷卡】蜘蛛(序章三)

cp雷卡/
这次有一点点帕佩,注意预警!
大长篇/
完全架空!!!(重点)
ooc!!!(重点)
渣文笔预警!(重点)







久等了!一直跳票真是太对不起了!(土下座)
这次是序章的第三篇,因为手机发不了链接,前两节请戳头像!(土下座)
如果一切没问题的话
祝食用愉快!



正文如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报告Ca1302
【绝密】

编号:1
姓名:卡米尔
年龄:9
所属:未知
     一号“实验品”卡米尔,发现于市郊的贫民窟。母亲确认为A级“蜘蛛”,无危险性,在任务结束后被清除。
      考虑到他的混血状态,我们检查了他的血液成分:他血液中的信息素浓度非常高,因此可以排除他不是蜘蛛的可能性。发现他时他正处于严重的营养不良状态,他的钙摄入量不足,其它微量元素也有不同程度的缺乏。我们认为这是其没有长出蛛爪的主要原因。
       在一个星期的观察期后,我们已经确认,一号十分稳定,是此次实验中最有潜力的实验对象。但相比于其他实验品,他还需要调养时间,以便于让身体能够承受之后和匹配者的高强度协调战斗。
      以下是调养期间所做的工作:
      1:将其与其他实验品隔离,单独设立房间,防止其他实验品对他造成伤害;
      2:按照能迅速恢复身体状态,且能够引导蛛爪生长的最适搭配为其准备营养餐。
      3:取消高强度训练,将日程表改为普通九岁儿童的作息,白天监控其日常行为,晚九点准时熄灯。考虑到他的承受力,并未向他陈述关于“蜘蛛”和“匹配者”的相关信息。
      截止至今日,一号的身体检查报告显示,他的营养不良已经完全康复,背后的蛛爪骨骼已经趋于完全。预计再过五天,就可以结束调养期,进入下一阶段,进行更加严格的观察,以及教授有关于“蜘蛛”的信息。
      因此,请考虑是否要开始为一号准备合适的“匹配者”,如果同意,我们将尽快找到最合适的人选。

4/10
————来自于一号实验办公室








【序章三】

      雷狮很快发现,正午来食堂吃饭就是个错误。
      他好不容易才扒开人群走到桌子前,佩利给他挪了挪位置。
      “你最近好怪啊。”佩利一边往嘴里塞肉,一边盯着雷狮。
      周围本来就吵,加上佩利一嘴的肉,说的话就更含糊不清了。
  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
      “我说,”佩利努力把肉给咽下去,然后清了清嗓子:“你最近好怪啊。”
       “我怎么了?我训练场照样去啊。”
       “不我不是说这个。”佩利指了指雷狮盘子里的几个小蛋糕:“你之前不是从来不吃蛋糕吗?最近天天打包几个带走,你拿去哄小女孩的吗?”
       雷狮没马上回答,专心解决自己盘里的菜。过了一会,他停下刀叉,眯着眼看了看佩利,然后神神秘秘地招招手,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。佩利有点懵,但还是乖乖歪过身去。
       “我打包蛋糕,是带去给帕罗斯的。”雷狮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我麻烦他偷拍你裸照呢。”
        “滚蛋!”
      佩利一脚踢过来,被踢的人一脸戏谑的笑。
       “得了吧你,帕罗斯根本就不吃蛋糕!”佩利恼羞成怒了一阵子,但最终还是冷静下来。雷狮则是趁着他炸毛的空子,三口两口扒完饭,拎起蛋糕准备走人。
        “喂!你这些蛋糕是拿去干嘛的啊?不会真有小女孩等着你去哄吧?”
       “你猜错了,佩利。”雷狮站起身对佩利笑了笑,往他嘴里塞了个鸡腿。
        “?!!?”佩利被鸡腿堵住了嘴,拔出来的时候,雷狮已经走远了。
        “到底是干嘛的啊!!!”
        “要你管。”


       是的,佩利,你说错了。但你说的也不是全错。雷狮盯着袋子里的蛋糕。这些蛋糕烤得恰到好处,散发着刚出炉的,暖烘烘的甜香。外壳被刷了一层黄油,淋上半勺蜂蜜,被炉火烤得微微焦脆。内馅松软,若是大口咬下去,还会有蛋糕渣扑簌簌落下来。
       而这些蛋糕渣,也挂在卡米尔的嘴角边过。
       这的确是带去给什么人的。





       “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吃这个。”
      雷狮饶有兴趣地望着卡米尔,看他举起叉子叉起一块蛋糕,把它送进嘴里。这吃相让他想起猫:吃得小心翼翼,但也够迅速。
       此时他们正坐在墙角,身边铺着一堆雷狮带来的食物:火腿,牛肉,鸡蛋,甚至是蔬菜沙拉。临走前雷狮看见桌上还有两个蛋糕,顺便就拿着来了。
      你得把这些都吃掉,你太瘦啦。雷狮这样命令卡米尔。但很明显,卡米尔对蛋糕的兴趣最大。
       “吃慢点,看你这样子像是几天没吃饭一样。”
       “唔。”卡米尔填了一嘴的蛋糕,有些模糊地应了一声。
      雷狮看了看表,时针精准地指向九的位置。紧接着啪的一下,灯熄了。
       “你们这里都自带熄灯系统的啊?”
      “是的。”卡米尔停止进食,咽下最后一口,口齿清晰地答道:“为了让我有作息规律。”
      “那你睡得着吗?平时。”
       “.........睡不着。”
       “想事情?”
        “.........嗯。”
       “呆在这里,闷吗?”
        “.........嗯。”
        雷狮坐在黑暗里一动不动。他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冲动:他希望和卡米尔说很多事;关于自己的经历,关于这所学校,关于他所了解到的黑幕和现实.....种种想法源源不断从脑海里冒出,但终究还是被克制下去。
       雷狮看着卡米尔所在的那个方向。他上个星期才知道有这个弟弟,而他的弟弟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哥哥。他们才见了两面。现在说这些,为时太早。
      于是他便和他说些学院的知识。卡米尔是个聪明孩子,刚开始听得还一懂半懂,之后渐渐能跟上雷狮的思路,再后来雷狮说一句,他便能想到后一句。
       也许就是这种聪明劲,还有莫名的契合感,让自己敢天天越界去探望卡米尔的。雷狮想。他走在路上的时候,也不禁会去猜想卡米尔的身份:以卡米尔的脑袋,即使身体弱了点,也足够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学员;当然———如果是“匹配者”,那更顺自己心意;自己可以不用隐蔽着去见卡米尔。若是作为他的后辈,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教卡米尔知识,去陪他做训练,今后也可以作为同事一起工作......这再好不过了。
     但若是“蜘蛛”呢?
      这不可能,因为卡米尔没有蛛爪。雷狮本能地排除了这种可能。但同时有另一种想法悄然在心里升起:
       若是“蜘蛛”,他们将一直相伴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。这是更亲密的关系。
      雷狮为这种想法感到震颤。虽然按照现在的情况而言这种情况绝无可能......但自己是隐隐期待着的。
       这是我的弟弟。我应当有权利让他和我在一起。


       然而想法再多,也不能阻止雷狮每天做繁复的黑客工作侵入摄像系统,然后提着一袋子蛋糕跑到卡米尔那儿。

      “nothing is impossible。”
      雷狮这次带了盏灯,卡米尔坐在灯旁翻开膝头厚厚的书。
     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      “我只是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对。就像我来到这个学校,做这些事,接触到这些人,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。”卡米尔合上书,目光和雷狮交错,但紧接着又低下头去:“和你也是。”
       “那觉得我不应该在这?”
       “不。”卡米尔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答道:“我很感谢你来这里。”他俯下身子想去翻书页,但突然像吃痛似的又直起身来。
        “怎么了?”雷狮帮着扶了他一把。
        “......也没什么。就是背后,最近很痛。”卡米尔指了指背。雷狮望了他后背一眼,似乎没什么异常,但衣物包裹之下,什么东西像是在蠢蠢欲动。
        “你没和教练说吗?”
        “说了。”卡米尔沉默了半秒,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道:“他们不会管得这么松了。我要被送去更严格的看管室。”
       雷狮愣了愣。他虽然知道有这一天,但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。但很快他也做了决定。
        “所以你之后不能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 “我知道。”
        他伸手去摸了摸卡米尔的头。卡米尔发丝软,手指陷在头发间,顺着发梢一路往下,仿佛在摸一张绸子。他把卡米尔嘴角的一点蛋糕渣抹去,然后开玩笑般揪住了九岁孩子柔软的脸蛋。
       “卡米尔,喊大哥。”
        卡米尔猝不及防,被雷狮揪得生疼,只能睁大眼睛望着他。
         “喊大哥。”雷狮把手放开,又重复了一遍:“大——哥。”
         “为什么?”
        “就凭我比你大,而且我想听。”雷狮想了想,还是把那句“我是你堂哥”给咽回了肚。
        “佩利......大哥。”
        “不不不,别带佩利,喊大哥就行。”
        “大哥。”
        “再喊一次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大哥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。”雷狮笑了。他轻轻拍了拍卡米尔的脸,然后站起身来。
          “记住了,卡米尔。大哥还会再和你遇到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怎么......?”
       “反正不是在这里就是了。”
       “保证?”
       “我保证。”
       之后的日子,雷狮果然没再见到过卡米尔。他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从那个房间消失了。雷狮查遍了能找的所有资料,也没能找到卡米尔去了哪里。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半个月的假期也即将结束。教练每天十个电话轰炸,催他赶紧挑好“蜘蛛”的人选。雷狮在那些“蜘蛛”间穿梭时总会有个不好的想法。这种想法隐隐约约,却也愈发强烈起来。他努力想回避这种感觉,但这同时也让自己开始注意起训练场深处的动作。的确,最近除了私人教室,训练场里的很多空间都对外关闭了。教练们不去和学生们提这件事,但很明显,他们间的交流开始密切起来,似乎在组织着什么。
       直觉告诉雷狮,这些事和卡米尔有关。
       他坐不住了。

       “我需要训练场通行的许可。”雷狮在电话里对教练说。
       “不行。”教练斩钉截铁:“今晚你必须待在宿舍。”
        “长官,我希望能够和自己的搭档“蜘蛛”有更充足的交流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们之后会有交流的。”教练挂了电话。
       雷狮有些气急败坏地摔了话筒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对着监控摄像头的方向摊开手,就像在示意那些监视的人:
       看吧,你们赢了。我今晚走不了了。
        他闭上眼,保持半仰的姿势在沙发上坐了十几分钟,手里飞速转着只笔。突然他叹了口气,翻身从沙发上弹起,大步迈进卧室。在进门的一瞬间,他狠狠按下了手里那支笔的笔头。
       监控室里,雷狮房间的影像瞬间消失。
        去他的监控。雷狮想。
         雷狮这次没选正常路线进入训练场:这个时候教练大概已经知道自己溜了,正在满世界找他呢。但没人会想到他选的是这条路。
         他蹲在训练场天台的角落,费力撬开脚边的一块网板:底下是训练场的总排气口。雷狮量了量通道大小:刚好能容纳他这种体型的人进入。排气产生的空气流通声能够掩盖自己的声音。
        他试探着撑着管道往下滑,直到脚尖能够探到通风口的管底才慢慢放开手。他如猫般轻巧地落在管道内部,等到熟悉了四周黑暗的环境才开始前进。他这次选择逆着气流往前,每到一个拐弯处,他都要停顿一会,以分析脑海里记下的地图。他需要找到一个足够深处,要有光,要有足够多的声音。这大概是一个实验场地,有四个普通房间大小。雷狮搜寻着训练场里匹配这一条件的场所,最终锁定了顶层的一个房间。
        要到顶层必须要沿着管壁往上。雷狮到达垂直通往上层管道的时候,总会庆幸自己的臂力训练做得足。他望了望管道的高度:管壁正中有两个挂钩,刚好可以用抓勾挂住。雷狮拉着绳索往上,护膝保护着他的手腕,同时也缓冲掉了大部分因为碰撞发出的声音。一寸寸爬上顶层花了他不少时间,但他却丝毫不感觉累,相反,越接近真相,他的心跳就愈加剧烈。
       雷狮没花多少时间就看见了那个地方。在一片黑暗中,那片光透过管道的网格透上来,雷狮能看见一群人在那里,他们站在一个高台上,拿着各式各样的文件三五成群,俯视着高台下的什么东西。这个距离显然还不够。雷狮尽力屏住呼吸,减慢前进的速度,以减少发出的碰撞声,一点点向光亮处挪过去。
      通风空间覆盖了整个房间顶层。空间开始变得更加窄小起来,雷狮不得不开始匍匐前进。急速回旋的气流开始消失,到达房间上层时,气温骤然低了下来。靠近房间中央处有个检修口,光从那里射出。雷狮借着那一点光避开纵横交错的电线和金属管件,一点点靠近检修口。
      突然,身下房间里的嘈杂交谈声不约而同地消失,一阵沉默后,突然爆出如潮水般的惊呼和掌声来。雷狮被这突发的转变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,连忙往下低头。

       他在那一瞬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他看见了卡米尔。
       卡米尔手脚摊开,被绑在房间中央的一张控制台上,身上连着几十根导线。惨败又刺眼的灯光聚焦在他身上,仿佛是被当作一件展示品任人指点。
       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,眼睛因为痛苦而大睁,刘海被汗水濡湿,一缕缕粘在额头。他的身子不自然地向后反弓着,有什么东西在他背后剧烈挣扎,渴望着摆脱皮肤的束缚。

         噗嗤。如同破茧般的撕裂声后,大滴大滴滚烫的血掉落在地。

         卡米尔就这样睁着无神的眼睛,脸上写满了惊惧。在一波波的鼓掌声中,一根,两根。漆黑如墨的八根爪子从他背后缓缓撑开,如同吞噬其他一切可能的黑洞,无声嘲笑着在他头顶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切的人。
       蜘蛛”,觉醒了。

TBC.

评论(16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