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不会的渣渣

这里是冥灵!
啥也不会!还经常躺尸白嫖ˊ_>ˋ
最近有很努力的产粮……
雷卡严重过激!
是个全员厨!
会在lof上瞎念叨

【雷卡】蜘蛛

cp 雷卡(可能还有瑞金?不知道啊),大长篇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完;

完全架空!!!!人物设定有部分改变但是主要性格没有改!!!(注意!!!!!)

大概下个星期会把设定图放出来?(不知道啊)

日常ooc!ooc!ooc!

【渣文笔预警】


如果全部没问题的话正文如下: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【    你看过报告了吗?上面竟然把那孩子也列进列表了!”
    “看过。你也别一惊一乍,上面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。”
     “我只是惊讶.......这小子来历可不一般:他父亲可是......”
     “闭嘴,我知道......!这种事最好少说.......毕竟他是以孤儿的身份被带进来的;不过说到这个,啧,真不明白那个人的品味:那可是只A级“蜘蛛”!八只爪子!”
     “.....可不是嘛。似乎还是贫民窟里出来的货色,难怪见不得光。”
     “算了,这事多说无益。咱们赶紧把上面吩咐的事给办了吧,我可不想再看到这些小杂种。”】








序章(一)

     雷狮把手按在腰间的枪上,留心着战斗机器人的声音。经历了一场恶战之后,机器人全身各处都故障连连,分辨出它电流的呲啦声不难。现在,所缺少的只有最后一击。
     机器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雷狮眯起眼,在心里倒数。
    三。
    二。
    一!
     来了!
     雷狮一脚把掩体踹开,转身飞起一脚横踢在机器人腰间。机器人庞大的身躯因为这猛的一击向后仰去,但根据程序指令,它锁定眼前目标,抬手,充能,上膛———
     砰的一声。
   机器人脑袋间白色的靶点被击穿,机械零件叮叮当当滚落一地。它晃了晃,周身发亮的指示灯一个个熄灭,然后失去平衡,轰然倒下。
      战斗结束了。
      雷狮没看眼前的庞然巨物。他收起枪,站在一片零件废墟里点开自己手腕上的便携式通讯仪。扫描过指纹后,通讯仪上跳出一行字:


【训练者雷狮,请在训练结束后速到A1办公室领取证书】


     证书?雷狮皱着眉眯了眯眼,但随后就想起来: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个人训练,在这之后......似乎就要认识自己还未见面的.....搭档了?
     算了,不管。雷狮望了一眼时间,四点半,不算太迟。摸了摸自己被汗水浸透的衬衫,他决定先去洗个澡。
      他走出训练室。这个时候走廊上熙熙攘攘全是去吃饭或者去洗澡的人,他们互相推搡打闹着,但在看到雷狮的时候,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往楼道边靠一靠,给雷狮让出一条路。






     10岁进入训练所,12岁就完成50次战斗训练而且零败,在这座以严苛闻名的训练所的训练历史上史无前例,雷狮的确有被其他大孩子敬畏的资本。他没有像其他训练者一样被编入队伍,也没有像一般训练者一样参加集体训练,那些穿着统一制服的孩子排着队从他身边跑过时,总会猜测这个独来独往的人的来历,但没人能说个明白。





       但雷狮一向不理睬他人的交头接耳。他此时清清爽爽地站在A1办公室的办公桌前,他的教官交叉着手坐在他对面,面前摞着一堆文件。
     “你迟到了,雷狮。”
      “长官,我的训练五点钟结束,我并没有迟到。”
       “你还擅自改装了寝室的摄像头,让我们现在只能看见一片黑屏。”
      “长官,我认为自己应当保留适当的隐私权。”
      教练叹了口气。他转头看了看不远处西装革履的一位男子,那位男子微微点头默许。教练沉默了一会,接着从那堆文件里抽出一张纸,将那张纸推到雷狮面前。
      “雷狮,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吧?”
       “明白。拿证书,然后选搭档。”
       “对。”教练敲了敲桌子上的文件:“证书我们今天自然会给你,但关于你的搭档的事你有了解过吗?”
       行,又是考知识的问题。雷狮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,随后快速答道:“了解过。搭档就是今后一直在一起办事的“蜘蛛”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你明白“蜘蛛”是什么吗?”
       节肢动物门,蛛形纲,蜘蛛目。笨。雷狮暗暗骂了一句。

      ““蜘蛛”是背后有附肢的人,背后的附肢与蜘蛛的爪子相似,而且还能分泌毒液,所以叫“蜘蛛”。蜘蛛的能力和等级有关,等级越高附肢越多,战斗力越强,其中以A级最甚———”
      “可以了,掌握的不错。”教练打断了雷狮的话, 把文件递给他。雷狮接过文件扫了一眼,上面印着十几个名字。
       “雷狮,你也知道你一开始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———”教练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是这一届最好的“蜘蛛”匹配者。每届那么多毕业生,能成为匹配者的少之又少;然而你不仅成功匹配了,还成为了最厉害的那一个。我们让你接受了特殊的训练,让你单独进行活动不参加组队,容许你做了这么多事,只想等这一刻——”
      他指了指文件上的十多个名字。雷狮一个个看下去,名字后面全部都带着“A”的符号。

       A级蜘蛛。八只附肢,能分泌毒液。这代表着极强的攻击性。

       “我们为你配备了十三只“蜘蛛”。这可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我带你去看看他们,你任选一个,随你喜欢。”






       雷狮虽然早已看过关于“蜘蛛”的资料,但第一次亲眼看见时,他还是吃了一惊。漆黑如墨的蛛爪在这些孩子的背后晃动着,从上至下一共四对。房间里的灯光刺眼,爪子尖在光下闪着寒光,似乎随时能将它面前的猎物捅穿撕碎。
       但这些对雷狮而言并不算可怕。他深吸一口气,开始逐一审视这些“蜘蛛”。他们在注意到雷狮后,都有些带着炫耀和展示性的微张开附肢。这些“蜘蛛”都很棒,体型健壮,附肢强劲。但要想作为自己的搭档,雷狮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        是的,默契。作为搭档能用眼神交流的默契。能体会到下一步对方要做什么的默契。
        雷狮又转了几圈,终于叹了口气,走到等在一边的教练身边:
        “长官,我现在无法做出决定。这些“蜘蛛”都非常棒,但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。”
         “那你需要多少时间?”教练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:“离下一批“蜘蛛”匹配者领到证书还有大概半个月,在这之前希望你能尽早决定,行吗?”
        半个月。不算多,但考虑时间应该还是够了。

         “没问题。”雷狮爽快的应道。
        “加油,小伙子。”教练挑了挑眉,拍拍雷狮的肩,然后俯下身子低声在雷狮耳边说:

      “蜘蛛可是很多的,没了还能再有,但匹配者可不多。你如果想要换“蜘蛛”的话尽管和我说就好,我一定帮你换。”
       “多谢。”雷狮面无表情地鞠了个躬,绕开教练大步流星地朝训练场门口走去。





       回到寝室后雷狮随意翻了翻书,但没一句能看下去的。他心很乱,满脑子都是那十三只“蜘蛛”,还有教练说的话。自己固然知道和“蜘蛛”搭档是要做异常危险的任务,但却不清楚为何一个“匹配者”会换很多“蜘蛛”作为搭档。这些都属于任务机密,按照他目前的能力无法查明。再加上教练说的“可以换搭档”,他更加疑惑不解了:

     难道“蜘蛛”和“匹配者”不是平等关系吗?
     “匹配者”不可能一直和一只“蜘蛛”搭档吗?

      他在床前坐了一会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但还是失败了。深吸了几口气,雷狮决定出去转转。他看了眼表,时针正好指向八的位置。他又检查了一下安装在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:镜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修好了。
      这帮混蛋……但不要紧。雷狮皱了皱眉,拿出自己的电脑,调出摄像机的监控视频,监控中清楚的显示出自己寝室的图像。
       对雷狮而言,要想黑掉训练所的监控还是易如反掌。
       雷狮输入几行代码,轻车熟路的导入一段录像。随着一段短暂的通过声,监控中寝室的图像里出现了雷狮的身影。只见他打着哈欠挪到床边,掀开被子,很快就睡着了。
       很好,不会有人发现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在干什么。那帮脑袋不利索的老粗只会以为我熄灯睡觉去了。
        雷狮笑了笑。他翻身从沙发上坐起,在门口顺手拉起挂在墙上的披风,一边穿着一边向训练场的方向走去。
       比起向别人询问,雷狮更愿意自己去寻找答案。
        他特地选了一条人少偏僻的远路去往训练场。浓厚的黑暗将他与夜色揉在一起,如果不是因为奔跑带起的响声,他几乎像是奔袭着的幽灵。
        雷狮在靠近训练场附近的集装箱后放缓了脚步。他躲开三波巡查光的扫荡,敏捷地到达训练场楼下找到攀爬梯爬上去。天台顶有个通往训练场内部的小门,上了锁。但在雷狮的开锁器面前这锁几乎等于不存在。



        所以现在他正走在训练场里寻找着中央电脑室。有关于“蜘蛛”的信息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央电脑室里,被重重防火墙保护着。雷狮也没指望着把那些等级极高的防火墙黑掉,但只要自己能够黑掉一些低等防火墙拿到信息,这趟也没算白走。
       此时训练场里几乎没有亮着的灯了,四周也只有一个机器人在巡逻。雷狮能听见的只有保安机器人机械的运转声。
      不。
      错了。
       还有什么声音,短暂的,细微的人声。听不清楚,但没有被机器人的声音掩盖掉。
      雷狮闭上眼,仔细分辨着声响的来源。这声音不是从这一层传来的,它在更深的地下,仿佛呼唤着听到它的人来发现它的主人。
      雷狮有些忍不住了。他权衡着确定的信息和这虚无缥缈的声音的重要性。答案不言而喻:找到电脑室,可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,但若是随着这声音去的话,可能会碰上其它“蜘蛛”,但也可能什么也找不到,还有可能被人发现。
      但雷狮愿意去一试。
      趁着巡逻机器人拐弯的瞬间,他从墙边冲出直奔楼梯。这一路仿佛有神眷顾,他没有被发现,没有迷失声音的方向;第二层......第一层.......那微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近,最终在地下一层,雷狮停住了脚步。
      就是这层。
      雷狮支着耳朵听了听。声音是从左边的走廊发出来的。走廊一片漆黑,只有尽头的一扇窗户微弱的闪着光。

      找到了!

     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,雷狮冲着那束光奔去。无关目的,无关安危,就像命运指引着他,给他安排好那光芒似的。


      他推开了门。

      一瞬间光芒倾泻而出,刺得雷狮有些睁不开眼。待到久处黑暗中的眼睛适应了光后,雷狮才能够看清屋里发出声音的主人。

        那声音因为雷狮突然的来访戛然而止。声音的主人站在房间的正中央。他背对着门,一头黑发在亮得煞白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一阵沉默后,屋里的男孩回头,雷狮对上了他的眼睛。
       那是如湖水般平静的深蓝色。
       然后雷狮听见他问:


      “你是谁?”












这即是一切的开始。

TBC.

评论(11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