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不会的渣渣

这里是冥灵!
啥也不会!还经常躺尸白嫖ˊ_>ˋ
最近有很努力的产粮……
雷卡严重过激!
是个全员厨!
会在lof上瞎念叨

【雷卡】蜘蛛(序章)

cp雷卡
/大长篇/
/完全架空/
/ooc!!!!!ooc!!!!!/
/渣文笔预警/







久等了!跳票了好久........因为中途各种事情就耽搁了!
序章大概交代背景设定,这次....依旧没什么糖......
上一章请戳头像(因为手机版不知道怎么超链接.....)
设定什么的........会在私博里总结一下!(毕竟完全架空)
全部没问题的话,祝食用愉快!






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“你那个宝贝学生雷狮,快要结束单人训练了吧?”
    “已经结束啦。昨天发的证书。”
     “那搭档也确定下来了?”
     “不,他在这个环节上得停滞一段时间。我们为他准备的十三只A级“蜘蛛”,他似乎一只也看不上。他说要半个月考虑考虑,我批准了。”
     “你总是这么纵容他。他的能力足够让他在三天之内解决这些琐事。你要知道我们等了多少年才等来这样一个高等级的“匹配者”,他现在可谓是万众瞩目。”
     “你未免有些操之过急。他毕竟还是个十二岁的男孩,这样让他匆忙进入双人训练对他的压力太大了。而且第一个“蜘蛛”对“匹配者”的影响太大,如果这一环节出了什么差错,上面可是要怪罪到我头上的。”
     “.....能从你这种人嘴里听到对他人的怜悯之意真令我惊讶。”
     “我并不是没感情的机器。你也清楚这个研究所到底在做什么,平时不狠下心来几乎什么也做不了。对了,你那边那位叫卡米尔的情况如何?”
      “还不错。状态稳定,饮食均衡。昨晚他在地下检查室做检查,身体各项功能也正常。”
      “那就好。其它几个实验体的状态似乎都不太好,有一个还出现了轻微的厌食症状,只有你这边这位和一波死水一样。”
      “是啊。他表现得太平静了,不像个九岁的孩子。他总是一个人在一间屋子里看他的书,对于指示也只是沉默的服从。我甚至想不出他能和什么出格的事情挂钩。”
     “这就是你把他丢在检查室自己去打桥牌的理由?”
     “我连续加班一个星期了———而且我回去的时候他一直坐在那里,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     “检查室是没有摄像头的;你下次还是换个时候打桥牌吧,他要是出了问题你也得掉脑袋。”
     “谢谢提醒。但他现在毫无变化,之后会不会发展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也还是未定数。”
      “但不管怎么说,我认为你们需要为他提前备好一个“匹配者”,毕竟上面为了找到他这样的人费了不少力气。”
      “我们会早点准备的。对了,关于“匹配者”的事———如果成功配对了,那这个“匹配者”也被列进“计划”了,对不对?”
     “是的。无论是谁。”
     “无论是谁?假如是你的宝贝学生雷狮呢?”
      “.........假设他真的配对成功了,那么也照样会被列入“计划”。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。”
       “是吗?看来与利益比起来,上面那位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啊。”
       “有些事你知道了就好。把注意力放到手头工作上去吧,然后当我们什么也没说过。”】







序章(二)

      时至正午,刚刚下课的学生们从各个教室门口涌出,挤挤嚷嚷着在烈日下向前推进,一时间偌大的校园变得人声鼎沸起来。
     雷狮就是在这一片嘈杂中醒过来的。
      原本排得满满的上午因为训练结束突然空下来,让他有机会足足睡个懒觉,但这次明显是睡过头了。


    【好吵...........】


      雷狮敲了敲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。昨晚发生的事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里回放,一切似乎是真的,但也显得那么虚幻,像是自己做的一个长梦。
      但不管如何,雷狮都决定起床。昨晚发生的事不能影响他今天的正常生活。
      他愣愣地坐了一会,然后翻身准备下床。但当他抓起床边的外套时,视线不经意扫到床头:一张纸片静静躺在那里。如同闪电贯穿身体般,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:

     不是梦。昨晚发生的事都是真的。
      自己的确是去了训练场。
     自己也的确放弃了去中央电脑室。
      然后,在地下遇到的,那个有着湖蓝色双眸的男孩,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。

     随着意识瞬间清醒,潜存他在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一时间喷涌而出,交织互补,将昨晚的情景完完整整放映出来。

    时间回到十五个小时前。




     雷狮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男孩。男孩低垂着眼交叉双手,膝上放着一本书。
      雷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孩子:身板如此小,脸庞仍带稚气,却表现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冷静。面对他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,非但没有惊慌失措,反而还帮他倒了一杯茶。
       桌上的茶腾腾冒着热气。已经过去了五分钟,两人没有说一句话。
       太怪了,这太怪了。雷狮心想。我今晚本来应该在中央电脑室找文件的,然而现在却在和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怪小孩坐在这里开茶会。
       最终雷狮决定打破沉默。他在开口前干咳了两声,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像是个偷溜出来的人。
      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       “检查,”男孩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雷狮背后写着“检验室”字样的门:“我在等报告单。”
      “这边只有你一个人?”
       “嗯。”
       这下稍微能放心点了。雷狮松了口气,往椅背一倒,打量着对面的人。男孩一头黑发软软垂下,那双蓝瞳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中,显得愈加模糊不清。他身板过于单薄,裹在身上的衬衫明显大了一截,松松垮垮的堆成一团。
      这也太瘦了吧,蔫里吧唧的。雷狮想。
      “你是新来的学生?”
      男孩听到这话后抬起头,微微眯起右眼像是在思考什么。然后他慢吞吞地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      “你不知道?”雷狮有些想笑: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        “被一群让我喊他们教练的人接过来的。他们让我呆在这里。”
        “所以你进了这里之后就没去过其他地方?”
    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    真好笑!一颗豆芽菜般的小屁孩被带到这里来,还是秘密进行的!真不知道学校里的这帮人到底在想什么!雷狮开始有些好奇这男孩的来历了。男孩也没说什么,低头打开膝上的书。书页哗啦啦在他的指尖响动着,但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一把捏住书角。他还没反应过来,书就从手中脱出腾空而起,最后稳稳落在对面那灰发紫瞳的人怀里。
      那人一脸坏笑地低头翻书:“这本书我也看过————我在走廊里听到你的声音,你刚才是在读书里的内容吧?”
       “.........对。”
      “为什么要读?是想让人听到你的声音?把你带出这儿?”那双绛紫的眼睛咄咄逼人。男孩怔了一下,但瞬间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,又低下头去。
       “行啊,你。”雷狮漫不经心地扫视着书页:“这么小就在看军事理论?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     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,我有权利不回答你的问题。”男孩攥了攥衣角。
        雷狮仍然翻着书,但大脑开始飞速运转:这小子还蛮机灵,懂得一物换一物。可.......自己是偷溜出来的,要是被这小子知道了名字,说给别人听了怎么办?雷狮摸摸下巴。电光火石间他想起经常和自己拼饭的佩利:那傻大个整天横冲直撞的也不管这些事儿。
        那就拿他当挡箭牌好了。雷狮几乎是瞬间决定了下来。
       “佩利,我叫佩利。战斗学院的,今晚来拿数据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么晚上好,佩利先生。”男孩顿了顿,然后开口道:“我叫卡米尔。”





       卡米尔。雷狮在心中默念了一遍。他抓起床头纸条看了一眼:卡米尔,camille。昨晚卡米尔扒在桌子上在这张纸上一笔一笔把自己的名字写给他看,末了雷狮等他没注意,悄悄把这张纸条塞进了裤兜。他们俩聊了很久,直到沉沉午夜压得困意止不住才停止。临告别的时候卡米尔站在门口送他离开,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,但并没有说出来。雷狮走了几步,又转回头望了卡米尔一眼。
        “我还会来的。”他说。
       “我之后就不在这里了。”
       “没关系,”雷狮笑了:“我会找到你的。”
        我会找到卡米尔的。雷狮又在心里暗暗重复了一遍。他喜欢这个孩子。这个叫卡米尔的孩子虽然瘦小,但脑袋却很聪明,思维转得不比他慢,甚至能考虑到自己不怎么注意的地方。那孩子性格沉稳到和自己简直是两个极端,但雷狮却莫名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和自己完全契合的契子。
         他从来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迫切的想知道一个人的来历。

       做了个简单的洗漱,他赶紧打开电脑:昨晚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,但雷狮还是在中央电脑室调出来一些数据——不多,但足够有用。这些文件的确重要,雷狮几乎每前进一步,都有一座更高的防火墙挡在自己身前。低级的雷狮还能够轻松应付,但随着推进,更高级的防火墙几乎坚不可摧。雷狮盯着屏幕上的【访问失败】看了很久,最终还是决定放弃。

         毕竟要想查出来卡米尔的身份,靠他破解出来的信息已经够了。雷狮把零零碎碎的信息揽到一起,开始筛选。卡米尔的资料的确找到了,但并不在任何名单上。学生名单,“蜘蛛”名单,教员名单,统统没有。他的资料是单独的。
       雷狮盯着这份资料皱着眉头:卡米尔的资料太短了:姓名,卡米尔。年龄,9岁。父亲和母亲的位置是空格。除此之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信息,但都不成线索。
        这太奇怪了。雷狮一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一边想。不是学生,也不是训练者;这么弱,肯定也不是匹配者;那难不成是“蜘蛛”?但怎么可能呢?他背后也没有爪子。如果这些都不是的话,那还可能隐瞒的就是......出身?
       最终,他还是在数据中找到了证明自己猜想的结果。那是一段短短的语音,来自雷狮的叔父。
         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,雷狮倚着枕头一次次回放着这段语音。短短三十秒里,自己的叔父提到了好几次卡米尔。中间的谈话索然无味,无非是关心一下卡米尔的身体状况。但末了,雷狮在一片电流嘈杂声中听见叔父压低了声音应了句:
     【是的,就当作是孤儿培养。】
        九岁。“孤儿”。出身贫民窟。母亲的信息不明。长得和叔父有几分相似。当作?雷狮一边把自己掌握到的信息串起来一边笑出了声。
      怪不得这么难找啊,我水性扬花的叔父。你突然给我添了个弟弟。
      雷狮对着屏幕吹起了口哨,暂时放下这件心头大事,开始盘算起之后的行动来。




       雷狮特意等了一个星期才开始行动。他在等待的这几天里表现得十分平静,甚至配合着自己的教练挑选“蜘蛛”的人选,这让他的教练十分高兴。然而狮子总要埋伏一段时间才会出击,今晚就是他跃起的时刻。
        雷狮靠着从数据库调来的信息很快就掌握了训练场的巡查规律,总结出一条能一个个搜寻各层房间的路线。这次他故意在训练场呆了一个下午,伸伸腰,做点热身运动,就像没事来训练的学生一样。等到放学时间,他顺着人流往门口走。快到大门时,趁着别人不注意,他一弯腰脱出人群,迅速闪进之间打探好的一个走廊缝里,一边盘算着下一步行动一边等待着人群散去。
        等到夜深人静,他从掩体里走出,从第一层开始一层层观察每个房间。好几次他都几乎和巡逻机器人迎面碰上,但这都在他的应对范围内。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在雷狮头顶上的一层,卡米尔闭着眼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。屋里一片漆黑,但他一直睡不着。他想着那次奇怪的相遇;之前那个叫佩利的人告诉自己:一定会找到他的。找得到吗?他会来吗?卡米尔不知道。
        正胡乱想着,卡米尔就听见几声压低了的的敲门声。他像是被电炸了般从床上一跃而起,向门口跑去。然而打开门,他看见的仍然是自己教练面无表情的一张脸。
       “卡米尔,你该睡了。”
       卡米尔拼命忍住自己内心的失落:“是,长官。”
        教练微微点了点头,抬眼望了望屋子里:“今晚没什么状况吧?”
        “没有。一切正常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好。”教练笑了。他没捕捉到卡米尔语调里的一丝颤动,也没看见卡米尔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。对于他而言,今晚快要进行的桥牌局才是最重要的。
        “那么我就走了。有事找我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的。”卡米尔默默把门关上,然后顺着门蹲下来。他把头埋进双臂,努力克制住内心涌上来的一波波失望。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:佩利不会来了,这仅仅是他的玩笑话而已。没有人会在三更半夜来到这里来找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,况且还是他。
        他随手拿起身边的一本书翻弄,然而一句话也看不下去。心情虽然平复下来了,可是他也变得毫无困意。以及,肚子饿了。
       糟糕透顶。卡米尔站起身拍拍衣服。扶了扶额准备回床上去。当初就不该傻乎乎的相信那种毫无来历的人的话,还把名字也告诉他了,真是————




      “卡米尔?”门外传来一声询问。
      卡米尔猝不及防地愣住了。惊讶,欢喜,疑惑,这些情绪裹挟着混杂着瞬间冲入他的大脑,他甚至杵在那里呆了好一会,才想起来把门打开。
       雷狮站在门外,抱着个袋子,有些不耐烦的样子,但看见卡米尔一脸震惊的样子,他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慢慢又露出桀骜不驯的笑容来。




      “晚上好啊,卡米尔。”雷狮说。

TBC.

评论(22)

热度(84)